作家余秋雨先生"關於友情"的見解,恰恰說到我的心坎兒裡。

他說道:"平時想起一座城市,會先想起一些風景,到最後必然只想這座城市裡的朋友。"

"是朋友決定了我們與各個城市的親疏。"

是啊~~若這城市缺少了賴以牽繫的人情,終究不過是曾經到此一遊的城市罷了!  

初到泰國全然陌生的環境,生活瑣碎加上臨時應變,每天不斷在發生。
作家說"寂寞到慌亂,就是因為沒有找到朋友"
沒錯!不但沒有朋友,甚且沒有工作,這寂寞豈是"慌亂"二字可解。
一切的依託全得賴堅強的獨居能耐支撐著!

住進casa lunar社區開始與鄰居有了交流,對門是一對醫生夫婦和兩個幼兒。
初次見面,我友善的"三碗豬腳",醫生瞥了一眼沒反應;第二天我和他的小孩say hello,他依舊面無表情。
從未聽見他們的笑聲,也未見過小孩在庭院玩耍。
這矮大門一翻即入,任誰也防不了,只見他一個大鎖頭,每天不厭其煩的開來鎖去!


!泰國不是微笑王國?人民不是挺友善的嗎?怎的剛入住的頭兩天就叫我如此震撼!
社區裡的有錢人都是這麼驕傲?這種環境住得下去嗎
?
想到這種漠然無情的鏡頭要連續重播三年,越發感到驚恐。
算了!該破碎的就讓它破碎吧,不需在意!還是換裝散步看風景來得真切。

經常穿上這件T恤,這可是我"敦親睦鄰"的絕佳利器。

每天穿梭在海邊與巷弄之間~~

八十多歲的老奶奶迎面而來,總是伸長了手熱情一握;
信奉天主教的"拉姐",是退休的數學老師,偶爾會教我幾句泰語,並介紹我給其他鄰人認識。


和兒子同齡的大男孩Ton,每次遛狗時相見,總是興奮的用著比我還彆腳的英文,和我聊著哈士奇、聊著夢想,現在他已經到清邁念大學去了。
他送我嬸嬸販售的自製鳳梨絲,口味挺特別的!


最叫我心疼的是海邊餐廳16歲的小伙計,矮小的身軀,分明才剛中學畢業,就已經勤奮的投入工作之中。不論我是用餐或散步,一見面總是對我合掌問好,笑得靦腆又可愛。知道我在學泰語,只要我點完菜,他必定清楚的覆誦一遍給我聽。

寶妮狗狗家的花園最漂亮了!
女主人勤勞又樸實,
雖然她幾乎聽不懂英文,我們兩人總是雞同鴨講,但還是會招呼我到菜販車前瞧瞧,介紹我買好喝的橘子汁。
 

最有禮貌的是兩位媽媽,總是要求她們的小孩要對我合掌說"三碗豬腳",見我往社區大門方向走去,會熱情的招呼我上車,要順便載我一程。

如果我的鄰人都像對門醫生那樣冷漠防人,即便日日有好風景可看,我的內心恐怕仍然空落落吧!
如今有了這些心懷善意的好鄰居,同時也給了我發揚"台灣人的熱情"的機會。
如此一來一往,讓我從度假式的過客,逐漸跨進"在地"的門檻,因著人情而注入的活水,為生活開啟了不同面向的扉頁。
或許三年後他們也終將成為我生命中的過客,但我相信,這些情誼必然會刻畫下深深的印記,在記憶相簿中留存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ophia 的頭像
sophia

泰國春武里鄉居散記

soph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6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