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家今天淹水了嗎?”

這是近幾週以來的見面問候語。

難以想像一場大洪災在今年7月底,從泰國東北部、北部開始泛濫,逐漸蔓延,一直到中部,迄今已經持續近3个月了。


去年年底,兒子因兵役問題,在布里斯班多留一個月,以便辦理政府機關的核章證明,注定就給遇上了澳洲百年來最大水災,淹沒整個昆士蘭州。

眼看洪水已經漫延到隔壁條街,學校宿舍緊急撤退,遷移到黃金海岸郊區一個空的軍營裡,在那裏度過了吃住都不便的生活。身為父母卻遠在台灣,什麼忙也幫不上,只能乾著急!
然而,畢竟是先進國家,水患過後緊接著的復原與清理工作,有效率的進行,很快便恢復了正常的生活。


萬萬沒料到,這泰國歷史上最嚴重的自然災害,今年卻輪到我們遭逢上了。
截至目前,全泰國77個府中,已有62個在這場洪災中受到嚴重影響,導致全國400餘人死亡,共有280萬户約900萬民眾受災。

據稱:洪水持續從北部往南衝擊,按理到達曼谷後要往暹羅灣排出,然而政府為了力保曼谷商業金融區,絕不可讓它被淹,用沙包築起高高的堤防,將洪水擋在市中心之外。
好友Lily住在曼谷周邊,水已淹至膝上,為了要搭機回台,得涉水到較高處搭乘軍用運輸車進入市中心,然後轉乘機場線捷運。

一進入市區,眼前所見的是”一個地區兩樣情”~~
外圍週邊已是大水漫漫,商業中心卻是一片乾燥
!


本月中旬適逢大潮,所有人提心吊膽,深怕水淹曼谷,最後總算擋住,鬆了一口氣!各飯店乾脆在自家周圍築起水泥牆自保。

月底將再次大潮,堤防岌岌可危,每天不斷有消息傳出--曼谷不保了,民眾趕緊撤離!
果然曼谷機場淪陷,災民中心撤出,研擬是否遷往春武里。

住在曼谷商業區的小婷說,五個好友家庭中已有三個逃離,於是她趕緊帶著兩個幼兒到超市搶買瓶裝水,日本太太推著娃娃車還搶到了幾大瓶,她卻只搶到兩小瓶,被嘲笑:台灣團代表竟然搶輸日本團,很丟臉。

小婷說:每天都在上演"狼來了"的戲碼,天天喊著曼谷要淹了,天天人心惶惶,卻是度過一天算是賺到一天,逃難的包包始終擺在角落裡。


持續近三個月的災難,導致諸多工廠被淹沒停工,許多災區停水停電,連自來水場也難以倖免。
我們居住的春武里府離曼谷很近,由於完全未受水患任何影響,成了大批曼谷地區災民撤離的首選地。

因此,即便是風和日麗、天青地乾,卻也從10月份開始,6公升裝的飲用水得跑好幾個地方才買得到,到10月下旬,瓶裝水不論大小已經完全買不到了,只得望架興嘆,連"貴鬆鬆的進口品也所剩不多。

泡麵、罐頭、雞蛋的貨架上全空,連米都只剩一點點了!

不過其他物資仍然充足,在春武里過著一如往常的生活,只是災民大量湧入,天天大塞車。
我們社區裡一整年空著的別墅,現在全部高價租出去;而平日只來度假的曼古屋主,也攜家帶眷外加大批親友入住了
!

這幾週我天天盯著新聞看,體會著泰國人面對如此巨大洪災的心情:

有阿嬤傷心的啜泣著說,她的神像都浸泡在水裡了。

但這麼傷心的好像是少數。

湄南河邊巷子里,水位高達一米深,幾名男子坐在沙包上,臨河悠閒地垂釣著;而旁邊的一個攤位上,則放起了勁爆的音樂。

有記者乘著水上摩托車到災區採訪送水,受災戶對著鏡頭始終是笑咪咪。
後來記者乾脆站在快被淹沒的平台上吹起哨聲,讓災民在淹水區玩起划船比賽,抵達終點時其中一艘翻覆,災民選手還開心的自水中冒出來揮手呢
!
 

漫長的災難歷程中,沒聽到週邊多少抱怨聲,新聞中也沒有呼天搶地或者憤怒對罵的鏡頭。

兒子疑問:泰國的執政者是否必須為此次洪災下台?

至於我更是難以明白?

一場洪水可以歷時三個月,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政府?

三個月了還笑得出來!這些樂天知命的百姓們,心裡想的到底是什麼?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ophia 的頭像
sophia

泰國春武里鄉居散記

soph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