去年住進house之後,看到這一大片一大片的窗戶傻了眼,趕緊跟office要求一位cleaner(泰語發音: 妹曼)每週來打掃一次。


最近office換了一批新的工人,全部來自柬埔寨。
新妹曼名叫"
嫩",兄妹六人全到泰國謀生,哥嫂四人在社區另一頭蓋19層新大樓,每日工作十小時,工資290銖;
嫩今年
20歲妹妹18歲,從事清掃工作,每天打掃一棟house六小時,屋主付給office 300銖,她實際只拿到160銖,上個月費用調漲成500銖。
我心想:這應該是因應泰國新總理盈拉(Yingluck Shinawatra)與執政黨為泰黨(Pheu Thai)的競選政見,要將每日最低薪資從160銖提高至300銖(10美元);
然而雇主們多付了40%,妹曼依舊只拿到
160(這是怎麼回事?)

問她哪天休息?
她說:一週七天,天天工作,休息就賺不到錢了。 
 

Office提供住宿,條件極差,沒電視沒冰箱,很小的房間住六個人,下大雨時屋內就下小雨,最近是雨季,豪大雨一來,睡覺會被自屋頂漏下來的水滴滴醒,清晨一下床,發現水已經淹到腳踝了
 

她每天清晨四點起床,上菜場買菜,回來煮六人份的早餐和中午的便當,她說菜裡面只加了一點點碎肉。收工後回家做晚餐,等哥嫂晚上九點下工後一起用餐,至此,一整天的疲憊才得以歇息!

 

生活條件這麼差,工作這般辛苦,薪資如此低廉,想來她的工作態度應該不會積極,心情也不會開朗
 

第一個妹曼就是這樣,窗戶擦著擦著便發起呆來,要她洗垃圾桶,擦大門,她總是裝迷糊,我也就算了! 
 

然而嫩不一樣,第一天上工,我便著實嚇了一跳。

約定9點她8點就到,不但把沙發、桌椅全拉出來清掃,所有電扇也一一擦拭。工作已經超時一小時半了,還在清掃門庭,我趕緊請她停工。
雖然
office說不必給小費,但我實在是感動,每次額外多給,她總是靦腆的道謝著。 
 

嫩的皮膚黝黑,一臉純樸,時常面帶笑容,動作不快不慢但很認真,天氣熱,鼻頭總是冒著汗。
工作中有時戴著耳機聽小收音機,有時小小聲哼著歌,一付自得其樂的模樣。告訴她我也喜歡唱歌,她便放膽唱出來了!
中午休息時間,妹妹會來找她一起吃便當,我多半準備一點餅乾或水果給她,然後看著她們笑瞇瞇的離開。

 

聽說她和gardener的小leader談戀愛,問她都去哪兒玩?
她的笑容更加燦爛了!

她知道我在聽CD學泰語,偶爾還會笑笑的教我一兩句呢!  

才來泰國半年,泰語竟然說得比我這一年半的好,果然年輕就是本錢。

 

同年紀的兒子在澳洲求學,簡單的吃一碗拉麵要10澳幣以上,是嫩一天工資的兩倍多,我問兒子有何感想?

"诶~~你想暗示什麼嗎?"兒子說。

我趕緊回答:
"沒有啦
!(不可說教)
只是心疼她!
明明看到這國家一片綠油油,生活應該有希望,怎麼一個政府會讓她的子民離鄉背井這般辛苦的生活著
?"

事實上,許多人像嫩一樣艱苦的工作著,
或許偶爾也為前景迷惘著~~人生究竟是什麼?
也或許覺得幹嘛想這些強說愁的無聊事!
不就是單純的過日子嗎?

不過從嫩的身上,我看到了,體會到了許多
~~

無論在家鄉或流浪外地,無論富足或窘困,都要把生活當一回事。  


就像我在泰國四處亂逛時所見:

搭蓋在臭氣四溢大水溝上的一間破爛鐵皮屋,門前卻妝點著許多花花草草;  

賺取蠅頭小利的10元點心攤,也不忘擺個玻璃空瓶,插上一支不怎麼綠的萬年青。 
 

無論如何
要認真開心的過每一天哪~~

 

文章標籤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ophia 的頭像
sophia

泰國春武里鄉居散記

sophi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